涂皌

我活着就是个坑。

伞修

《三句》——伞修》 第一章  
     虽然,
  流光斩,斩去阴阳的昏晓。
    荆棘路,阻隔天地的联系。
  可他依旧手握权杖,他依旧指导风雨。
     这就是他永远的荣耀,永远的他们。

  “叶修,叶修,你怎么睡在这里啊!”苏沐秋一脸笑颜的把叶修拉醒。
  “沐秋,我好像睡了很久,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怎样都醒不来,是一个没有你的荣耀。”叶修抱紧他,生怕他下一秒就消失不见。
  “叶修,我们会在一起很久,很久。谁都不能将我们分开。”苏沐秋没有与叶修拉长距离,只是拥抱叶修,离他的心更近。

    千机伞,未被放弃的天才之作。
   吞日,未能上场的遗憾延十年。
   却邪,未一起完成的年少承诺。
   这就是苏沐秋和叶修的遗憾。

  你的最后一幕是鲜血,
  而他的最后一幕却希望是你。

   他在世间游走,失去了灵魂。
  你却重新轮回,失去了记忆。

  我在雨中,而无人为我打伞。
     我撑开伞,而无他在身旁,又有什么意义。
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少年为何不打把伞?
           伞丟了。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少年为何有伞不打?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人丢了。

  “我放不下你,苏沐秋,你可以丢掉那本子了。因为你赢了哥的一生,大概忘不掉你了。”叶修拿着世界冠军的戒指,娴熟的将它放进一个土坑,埋好,转身离开。
  他没有看见坟头上的墓碑,坐着一名男子。   他戴着叶修的戒指,将手放在阳光下细看,嘴角微翘,轻笑说:“赢了真好。”

  “叶修,对不起,我无法忘掉你。”在奈何桥上,撑着伞,对来人一笑。
  “好巧,哥也是,哥没有等到你,就来找你了。”

  梦中,鲜血满天。
    现实,孤独寂寞。
    游戏,物是人非。  
     不管做什么,都有他的影子,如何能忘掉?   我该何去何从?

  “苏沐秋,哥,现在答应你,还来得及吗?”
  我留下了永远的追悔莫及,果然得不到,越想要。

  苏沐秋,你化作了尘烟。
  ╭叶修,你抓不住的烟。
  ╰叶修,你忘不掉的烟。

  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愿放弃一切,跟你从头来过。算了,对坟说什么话呢?”

    “阿修,对不起,不能和你并肩。”

    “我碰到苏沐秋时,他全身是血,他活不过来了。沐橙,对不起。”
 
      “嘿!苏沐秋你永远十八岁了,可惜,我已经衰老之年,可是为什么还是没有等到你?”

  “我荣耀生命很幸运,遇到了很多朋友,但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,我该回家了。”
  “苏沐秋,你说沐橙会幸福吧!她——结婚了,新郎是——算了,怕你半夜去找他,苏大大,我只剩下一个人了。”连荣耀都没有了。

  “阿修,对不起,留下你一个人。”苏沐秋以灵魂的状态抱起叶修。
      叶修眯起眼,笑了。

  “苏沐秋,你把我捡回家,是故意的对吧!”  
     “苏沐秋,你说啊!”
      只有风在沙沙的回答。

  我在造千机伞的光辉,可你却永远封存神枪的荣耀。
  叶修是荣耀的教科书,而他是全枪系的开创者。  
      十年你登上了最高峰,而我却在你身旁观望

  叶修如果问你,你最想要那段日子?
  我只想要和枪神停留在过去。

  苏沐秋如果给你一个如果的话……  
     如果的话,我想要他忘掉我。
    为什么不是复活自己呢?  
     因为我和他肯定终有一天分别,他去世的话,我会陪他。但我不希望他这样对我,因为我不值得。  
     而他值得最好。

  “真好,沐秋,我还能再见你一面,哪怕只是一个梦。”
  我得到了想要的一切,独独没有你。      “苏沐秋,我能来找你吗?”

  苏沐秋,叶落遇秋。
     叶修,你何时忘秋?

  一伞,一叶,一橙树,
    伞吹,叶落,只余树。  
 “哥,你们好残忍,留我一个,好玩吗?”    ——第十二赛季    看《独享荣耀》忍不住发刀。                

评论(1)

热度(11)